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[新春走基层]重访井冈山:乡村新事多

时间:2019-01-30 12:13   tags: 公司新闻  

南海网专题:新时代新梦想 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

  井冈山上春来早。我们到的时候,下了几天的雨雪刚刚停歇。残雪压翠竹,漫山透出倔强的新意。尽管风里还带着几丝寒冷,但街上的红灯笼已经透出节日的热情。

  2017年2月底,井冈山率先退出贫困县行列。脱贫“摘帽”这一年,井冈山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我们迎着新春的阳光,再次来到这座有着光荣传统的山上。4天半时间,我们走访了9个乡镇10多个村庄。有些是第一次走访,更多的则是去年到过的地方。无论是重访和初次走访,山乡处处都有新鲜事。

  蓝卡户成带头人

  “蓝卡户”井冈山的一个“专有名词”。为精准识别,井冈山根据贫困程度,把贫困户分为红卡户、蓝卡户和黄卡户。红卡户是需要政策保障的深度贫困户,而蓝卡户则是通过政策扶持有致富能力的贫困户,黄卡户是已经脱贫还需要政策扶持跟踪的贫困户。蓝卡户数量占比多,扶持力度相对小。去年,我们走访了多个蓝卡户,他们有些担心,害怕政策扶持力度不够,是不是能实现脱贫。今年重访,我们看到,很多蓝卡户不仅自己富裕起来,而且成为致富带头人。

  葛田乡华岭村的古立章是因为母亲身体不好、儿女都在读书而成为贫困户。去年我们到这个村里采访,他刚刚成立养鹅合作社,吸收24户蓝卡户入股,但因为经营不善,没有盈利。今年,他在村里种木耳,到附近村庄去学习技术。这位50多岁的农民告诉我们:“养鹅亏了,我也保证给每户蓝卡户1500元的分红。现在,有技术部门支持,种木耳的技术问题都能得到解决。”

  下七乡光明村的卢长生前几年因为父亲生病,从打工的浙江回村,花去十几万元积蓄给父亲治病,成了村里的贫困户。在当地农商银行的支持下,他搞绿化苗木逐步脱贫。2016年他们家达到脱贫标准。1980年出生的卢长生脱贫不止步,成立了勤丰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,吸收5户农民参加。2017年,他又租赁村里120亩土地建起一个脐橙种植园。虽然脐橙还没有挂果,但他已经办了一个网店,在网上卖脐橙。“今年为周边种植户卖出去16000多斤,自己挣了3万多元。”卢长生说。

  长坪乡长坪村有个叫钟上平的青年。前几年母亲生病,父亲年岁大,孩子又小,家庭负担重,成了贫困户。为了照顾家庭,钟上平中断在福建的打工,回到山上。2016年回村后,他就承包了1000多亩毛竹,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,经营起林业,家庭逐渐脱贫。我们到村里没有找到钟上平,村党支部书记钟荣耀拨了一通电话告诉我们,“他又出山了,这个孩子很勤快,勤快的人才能致富快”。

  井冈山没有专门统计多少蓝卡户成了带头人,但是,我们从这些故事中却感受到政策扶贫的力度。鹅岭乡党委的同志说,扶贫的政策优势如何转化为农户发展的自主力量,是他们工作中时常思考的一个问题。从这些蓝卡户的故事中,我们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。

  贫困户家喜事多

  葛田乡华岭村是井冈山最后一批脱贫的村庄。去年年初我们到村里采访时,天色已暗,我们走访的最后一户贫困户叫李香妹。这位58岁的农妇早年丈夫去世,和自己33岁的儿子一起生活。她最发愁的事情是儿子找不到媳妇,家里的房子没有盖起来。

  今年重访一进村,村委会主任谢风仙就告诉我们,李香妹的儿子黄招远找到媳妇了。如今,这位去年还在发愁的“大龄青年”带着媳妇在外乡打工,也住进了新房。我们走访10多个村庄,听到好几个大龄青年成婚的喜事。下七乡汉头村,蓝卡户的牌子还贴在门口,77岁的张淮音老人抱着一个竹编的火笼,坐在家门口。屋里屋外忙碌的是进门不久的儿媳妇李金金。

  老人告诉我们,儿子48岁了,一直没有成家,前年在工地受伤,落下残疾。2017年,家里最大的喜事是儿子找到了对象。进门不久的儿媳妇是附近吉水县的人。她说,以前这是个穷地方,现在,村里路通了,房子也新,生活条件快赶上城里了,嫁过来是幸福的。张淮音儿子是茨坪乡一家超市的保安,每年收入2万多元,周末有空就回来。

  井冈山城乡在脱贫攻坚中最大的变化是农村基础设施。重上井冈山,不仅村村通了水泥路,而且入户道路都硬化了。下七乡上七村党支部书记叶佐诗自豪地说,“过去一下雨到处都是泥巴,现在,你穿着皮鞋到村里随便走,都很干净”。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变提升了人们的生活条件。“不能说这是解决农村大龄青年问题的直接原因,但是村里条件变好了一定是重要原因。”汉头村党支部书记邹和平说。